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通讯

VIPKID米雯娟好老师在平台能年入七八

来源: 作者: 2019-04-27 20:03:29

VIPKID米雯娟:好老师在平台能年入七八万美金

易科技讯 12月4日消息,今日在乌镇举办的第四届世界互联大会场外,VIPKID创始人米雯娟受了包括易科技在内的媒体采访。米雯娟认为,教育领域里,与线上模式相比,线下其实比较难的,一是地域问题,二是人才问题,三是品质问题,这种跨规模要做的事情比较有挑战

VIPKID米雯娟好老师在平台能年入七八

。但是线上的话,是可以打破地域的,甚至把中国、美国、捷克的小朋友学中文,都融合在一起。

谈到人工智能,米雯娟称,近年教育领域也都在尝试将人工智能加入课程产品中,但技术仍然不能替代人本身。

毕竟教育需要去培养孩子们的更多的是对学习的热爱和对未来的能力。所以从这个层面来讲,中国和外国的孩子都要面对未来的这样一个社会,都要去面临未来这样一种大的全球化的过程。所以要能够给孩子带来非常不一样的东西。

关于师资方面的支出,米雯娟透露,平台上之前海外老师们原来一个月往往只能在自身单位机构赚三四千美金,但现在通过平台,能赚五六千美金,这对北美老师来说这是很大的一个职业的提升。 “做得最好的老师在我们这儿的收入,能到一年七八万美金。”(锡安等)

以下内容根据群访现场情况整理:

:这次我们看展会,像科大讯飞,它的翻译可以说已经智能化了,这些对未来的小朋友的学习动力会不会有影响,比如很多人觉得,以后我们是不是就靠翻译、不用学英语了,作为教育行业从业者,你们是怎么来看这个问题的?

米雯娟:它其实不能替代人。比如说机器人能陪孩子玩,但是不能替代爸爸妈妈。那个翻译可以替代翻译的工作,可是它不能替代你和人之间真正的这种交流。所以我觉得我们去培养孩子们的,更多的是对学习的热爱和对未来的能力的一种培养,就是未来的世界长什么样,孩子们怎么去的能力。所以从这个层面来讲,其实不管的孩子,外国的孩子都是一样的,他们都是要面对未来的这样一个社会,都要去面临未来这样一种大的全球化的过程。所以这是我们能够给孩子带来非常不一样的东西。

:之前在海外的Lingo Bus现在发展得怎么样了?

米雯娟:非常受欢迎。六月份开始刚刚内测,八月份开始宣布。这时候已经有三十几个国家的学生在学习了。我们是直接去运营的,因为它的过程都让家长就可以直接买了,它不需要在当地有人。我们自己在北美已经有三万多个老师了,所以他们的小孩都是我们的目标客户,所以天然有一个用户的基础。

:关于人工智能和公司产品的结合情况可以再详细介绍一下。

米雯娟:今天的这个小朋友学习的数据,和老师们教课的数据对我们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我们差不多每个月有差距100TB的数据量。而且里面可能最重要的事情是知道孩子们是怎么学习的,要知道老师们是怎么教的,要知道他们有什么样的优化的空间,怎么样是更能够专注的,怎么样是更能够有效果的。所以通过这么海量的一个数据,通过人工智能的方式是能够最好的帮我们构建这样的一个产品的,然后提升我们整个的销量和效果。所以对我们来讲的话,今天我们可能是第一家教育公司有这么多学习过程的数据量,而这些数据量都是一些音频视频和内容,和孩子们、和老师们交流上课的过程,还有就是孩子们过程、结果以及学习的数据。所以这个过程中有些东西,对我们来讲是一个很大的机会。

:提到说教育可能比其他的互联领域用更短的时间来实现,这个判断是基于什么?跟人工智能的发展速度有关吗?

米雯娟:一个是说在这个行业,过去的两三年,儿童英语在互联教育的领域已经是有初步基础了,所以这个事情比起过去电商走的十几年、二十年的路,因为家长的使用习惯,因为各种国际教育的需求,所以这个它可能还不是一个人工智能的事情,更多的是家长一个大的需求没有被满足,没有一个好的产品,这时候80后的家长觉得说,我要找一个全球最好的老师,哪儿找?通过我们找到。但是在未来,人工智能能帮我们做到的事情是让老师更成功,让孩子们更加成功,未来更加个性化的学习。

:今年教育也特别热,不管是成人教育还是幼儿教育,你们和这些公司相比,核心的差异在哪儿?

米雯娟:第一个在体量上,我们小朋友学生数量的体量是别家的十几倍,甚至更多。所以在小朋友的可能中国每两个学的小朋友,至少一个都是在我们这儿学习,所以这个比例,我们在市场的占有率是百分之五六十的这样一个比例。对我们更重要的是,我们有超过三万名的北美老师,老师的数量也是别人家的十几倍甚至几十倍,而且我们大概每个月会有十万个英语老师,我们这里面只挑五千个老师,就是我们的北美老师对我们的品牌认可程度,在北美是非常非常的深入人心的。老师的水平,家长们的感觉给我们的反馈是说,可能比别人好个五倍、十倍都不止,都非常非常好。所以这时候可能,在产品的核心的层面上都是这样一个核心的这样一个差异,可能这些差异就是我们能够去增长的比较快的一个原因。

:成本会不会特别高?

米雯娟:不高啊。这里面有好多好多对用户之间的这种交互、交流、订课、买课都要上,所以当系统做好的时候,我们要去依赖所谓人工做的事情就会少很多。但是我们比较特别的一点就是说,我们的老师们他们本身很具有自组织的能力,所以我们差不多三万多的老师,每个月都会有几十场的老师自己组织的活动,所以在北美,他们会在这个,比如纽约,在华盛顿,在迈阿密,他们会说组织30个人到300个人的活动,都是自发组织、自己出钱。老师们每个人就自己出50块钱一个人参加,或者是不花钱,每个人带一个好吃的一块去聚会,或者说我们教小朋友们都用什么样的道具,然后就带过来,一块去互相交换道具,去讨论怎么去更好的做这件事情。

所以这种社群的力量也很了不起。我们大概有一个老师,他是建立了一个一万多人的社群,他自己在八月份的时候还去了一趟芝加哥,参加Facebook的社区红人的大会,Facebook只邀请110个人在全球范围,他是其中的一个,非常的骄傲和老师们去交流。所以这个就是,虽然这么多北美老师,听起来,其实不仅是我们大家觉得很不可思议,包括前一阵美国的商务部长来,我们有一个闭门会议在交流,他都会觉得说,这个事太让人惊讶、吃惊了,就是美国的服务业,除了什么咨询各方面的,老师们这样的一种劳动的服务业还没有这样去输出过,这时候对他们来讲就是一个非常非常好的一个,让老师们具有好的收入的一个机会。其实帮他们解决的美国的精准扶贫的问题,不仅是中国的精准扶贫的问题了。

所以他们会觉得说,让老师们原来一个月只能赚三四千美金,(现在)能赚五六千美金,对北美老师来说这是很大的一个职业的提升。 做得最好的老师在我们这儿的收入,能到一年七八万美金。

:平均帮每一名参加的老师增加多少收入?

米雯娟:基本上每年都得是在两万美金以上。做的好的老师,他可能就特别辛苦,多教一些课,他每年多赚四五万美金都有可能。但他们在(自己本身)单位的收入只有三万美金,美国老师,他是属于中低端收入。

:一个老师每年七八万,那他在美国的学校里面还会再教学吗?

米雯娟:有可能在教,有可能就不教了,因为他会觉得说有可能这个是更适合我的工作。

:一般来说这个需要花多少时间对他来说?

米雯娟:那就是,基本上是每天都八个小时,到我们那里去工作。

:这个能不能说一下怎么去选这个老师,是由谁,怎么选,选的标准,什么样的人能入选?

米雯娟:我们筛选老师的标准其实是特别特别严格的,你看到比哈佛的录取率还要更加严格一些,所以基本上就会有五个非常非常严格的步骤,这个步骤我觉得的确家长会特别感兴趣的。因为如果我是妈妈,我想知道我们家孩子谁在教。我自己因为教小朋友英语教了很多年,所以我是个老师,那我就会挑老师特别严格,因为我觉得没有我好的一定不能去教,所以我们就会挑最好的老师。而这时候这几个步骤就是第一是提交他的简历,我们会审核,而且他会提交很多资质。

第二个我们会有一个一对一的的面试。第三个的话我们是老师们的学习,他们要去学习,才有机会通过我的考试。第四步就是我们的一个有经验的老老师,进行一个严格的考核。我们给他两三次机会,不能过就没办法了。都是的。

最后一步我们还要跟背景调查的公司合作,在国内可能没有,在美国就很普遍,但是也不便宜,一个老师可能就要花几十美金,一百美金,去知道这个老师所有的背景调查。从他的学历到他的工作履历,到他有没有酒驾,他平常有没有任何的麻烦我们都知道,所以就非常非常详细。这样的话就这五个步骤,大概我们就是的确会投入很大的精力,第一个简历的步骤,他如果任何一条不符合就pass掉了,哪怕差一点都不行。

所以就保证如果你们是家长的话,会有一个老师家长的App,老师也有一个App,孩子有iPad,还有他的电脑都可以用。所以他就可以去选老师。所以当你们看到这些老师们的介绍的时候,你都可以看到这些老师所有的背景、信息、视频。

其实这些数据是很重要的,这些数据在人工智能在教育的数据,我们是行业唯一一家有这样数据的,这种,学生老师之间的互动是很珍贵的一些东西。我们一天都十来节课在发生,但是当然我们也是唯一一家跨行业能力的,因为这个的确是需要投入很大的一个专线去做。所以我把刚才的那个部分说完。

简历的部分非常非常严格,这样我才能确保家长们看到的每一个老师,不管是视频,他的个人介绍是非常非常优秀的老师的一个背景。

第二个就是在面试的过程中,我们是有一个团队,而且我们还在菲律宾有一个团队,在马尼拉,他们都是在做这个,其实是客服的工作,也是面试的工作,就跟老师们去讲这个工作是怎么样的,要跟老师们去看这个人,我们交谈、说话是不是一个很正常的人,因为简历可能看起来很好,但是他如果没有那种给孩子们的感觉,这个肯定是不行的,所以这个我们要先初筛一遍。所以我们这个初筛的话就淘汰掉很多很多人。

如果你到我们办公室去看,回头可以去约一下,我们那个面试老师的一波人,就一直在视频,跟他们对话,每天半个小时排一个,排一整天二十个,见很多很多的人,就跟他们去聊。真正能通过的,我们才进入到学习。学习的话是完全的一个,利用像慕课这样的一种形式,让老师们去知道怎么教外国的小朋友。

因为这种用母语教非母语的孩子的能力,是一种非常难的能力,它不像你教幼儿园这种教,因为首先很简单,比如幼儿园老师他可能就跟孩子们打招呼特别热情,小朋友们好,我是谁谁谁老师,你们喜欢什么看什么动画片吗?我很喜欢。但是这个时候当你教一个非母语的孩子的时候,孩子们就蒙掉了,孩子们就说,你说的是什么我怎么听不懂?所以很多时候我们都要跟老师说,你要用非母语的方式教非母语的孩子,而不能用母语的方式去在开始的时候就说很多话,所以你要减少非必要的课堂的,你要去用课堂用于,不要去用非必要的用语。

而这时候的话,老师还得要能够去用很多的肢体语言,去把这个不止是语言的说的部分去表达给孩子们去听。这个时候其实这个培训的过程是非常难的,老师还得去适应在摄像头面前去教,因为你的摄像头放在这儿,你说你出现在这个位置还是这个位置,你怎么样去做动作,怎么样你的头不会显得特别大,怎么样你的身体会显得很,肢体语言很有意思,这个时候都是一个培训的过程,老师们要去非常勤学苦练才有可能通过。

到了第四关的时候就更严格了,这时候就是一个很有经验的老老师,他可能已经教了一千节课了,他就会上来说,好,你给我讲讲课,我看你讲得怎么样,然后他讲半个小时,他再去辅导半个小时。这个时候这个有经验的老老师会说能通过还是不能通过,不能通过的话就继续去学习,再来申请,第二次、第三次还通不过的话,就没机会了。到第五步才是我们去验证这个老师的背景调查,这个通过了之后才能够到这儿来跟大家去见面,去上课。

刚才几位很多问过我上市的问题,包括资本的问题。其实对于我们来讲,包括营收都不是最重要的问题,可能最重要的问题是说,我们的品质和我们的口碑做得怎么样。因为是做教育,所以我们最重要的是说,我们孩子够不够好,他的内容是不是够有效果,孩子们的技术的体验是不是足够优秀。所以对我们来讲,我们钱的投入都是投入在这几个层面,在任何层面上都是去投入我们的老师,投入老师,投入到我们的内容,投入到我们技术的关键当中去,这些东西是能够帮助我们把我们的口碑,和我们的品牌做好的。

大方向我们是这么想的,其实我们觉得孩子们研究世界这件事情很重要,我们怎么样让这个世界更了解中国,我们的孩子怎么去学习,一对一我们就会说前面的20%的家庭,我们是会很好的去服务,也很精准的需求,国际化教育这个,然后30%的中间的蓝领人口,我们觉得一对多是一个很好的价格,能让更多的人能够支付得起。在公益的层面上,50%农村的家庭,我们会觉得说能不能让老师们参与到我们的公益的行动中来,让他们来愿意捐助时间,让我们的农村孩子们可以去学习。

所以我们跟马云公益基金会一块,今年三月份做了五所学校,到了九月份我们就已经做了一百所学校了,让很多小朋友可以每周有一堂外教课,这个事情在城市里的学校可能都没有,但是我们在不管是在成都的周边,包括昆明的附近,云南,都会有很多我们的学校现在正在上。我们明年希望能做到一千个,后年希望能做到更多的班。所以这个是通过一种用互联的方式,可以让我们教育的普惠,让教育变得不太一样。

:怎么看线下教育状况?

米雯娟:我觉得下其实比较难的是一个地域的问题,还有就是人才的问题,还有品质的问题,这个其实在这种跨规模我们要做的这个事情是比较有挑战。但是线上的话,其实它是可以打破地域,甚至把中国、美国、捷克的小朋友学中文,都融合在一起。同时的话能够去有互联整个的一个优秀的人才,不止是教育上的人才加入进来,帮我们去拓展这样一个边界,而且是全球人才的格局。

在品质上,通过不管是人工智能技术,还是我们整个的互联系统,可以让我们非常清楚的看到孩子们的进步和成长,去做很多个性化的分析,所以我觉得可能教育是每一个做教育的同学一个很大的机会,这个机会可能是能够有机会去真正的让孩子们未来学习不一样的这样一个机会。

:市面上其他的公司也运用了人工智能,也运用了大数据,未来有没有可能开发更多的场景,能够区别于其他公司。

米雯娟:对,一个就是说下可能,或者是很多大家在用,但是在一对一的线上的领域,我们可能是唯一一家在做,而且已经有这样的成果产生出来,让老师们的教课变得更容易,孩子们的学习变得更加个性化的。因为原因很简单,整个一个线上的数据就只有我们有,其他的很多都是原来用一些第三方的工具,或者是平台,其实没办法把数据放在那。我们现在每个月都在腾讯云上有超过100TB的数据放上去,新增的数据,所以这个量级是非常非常大的,对我们来讲它本身是很有区分度的。

在未来当然可以做更多的事情,但是这个我觉得是一步一步的国家。但是科技创新不仅仅是在人工智能的方向上,因为这个事情是让我们的学习变得更有趣、更有效,连接变得很不一样。但是在孩子们的体验上,其实也有很多科技创新的方式,比如我们的老师都用在一些AR的桌面的工具,当他讲到一个火车的时候,他的屏幕上跑出一辆火车,讲到恐龙跑出一个恐龙来,然后这个也能够给自己戴一个什么皇冠,或者换一下自己的背景,跑到非洲去了,所以这时候就是很有意思的东西,都可以让孩子们学习的兴趣,或者学习的这样一个认知变得很不一样。

而这时候我想在科技创新的这个方向上,会有很多很多的新的一种创新,它的大方向就是让学习变得更有趣、有效。

:最后一个小问题,目前在海外的运营,遇到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米雯娟:其实最大的困难是这样,我觉得因为我们还在一个测试的跑通期,所以很多的需求,但是这个需求我们也没办法一下子满足。因为需求很不一样,有两类,一类是有中国的根源的,比如说这些移民的家长,或者是海外的华人的家长,另外一类人就完全是外国小朋友,一点都没有,从零开始的。所以这时候两者之间都不同,那我们这么多学生冲过来的时候,我们怎么满足这个需求,所以我想可能还是我们在不管内容的构建上,还有我们老师的这个师资的培养上,都要更快,才能满足这样的需求。

所以我们是把品质先做好,才去做这个放量的过程,但是家长们每天再说,你们能不能更多的开放一些名额,让我们可以来报名学习中文。最近我不知道为什么,中文好像突然变得这么火,但是我们在八月份公布的时候还没有这么火,最近几个月吧,我觉得小朋友学中文的热情变得特别特别高。

相关推荐